据中国外交部官网消息,2021年12月22日,外交部礼宾司司长洪磊接受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新任驻华大使刘娜递交的国书副本。刘娜于去年11月21日抵华。

作为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简称“特多”)首位华裔驻华大使,刘娜(Analisa Low)甫一现身就吸引了广泛关注。她的到来也将这个加勒比岛国带入了中国公众的视野。

特多位于加勒比海小安的列斯群岛东南端,由特立尼达岛和多巴哥岛两个主要岛屿组成。特多和中国的人员往来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它也是最早和中国建交的加勒比国家之一。自1974年建交以来,两国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友谊。

近日,新京报记者书面采访了刘娜。据刘娜介绍,她的祖父母来自中国广东省中山市,因此她此前曾多次到访广东省。作为特多驻华大使,刘娜将深化两国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作为她任内的首要任务。

刘娜指出,特多和中国的人员交往历史悠久,两国有着深刻的联系,但两国人民对此并不了解,她希望在任内能改变这种状况。她还表示,条件允许的话,欢迎中国游客去特多参加他们的狂欢节。

提及即将在北京开幕的2022年冬奥会,刘娜表示,很开心特多雪橇队已获得参加北京冬奥会的资格,这将是特多20年后首次重返冬奥赛场。刘娜称,相信北京冬奥会将保持和2008年奥运会一样的高水准。

新京报:距离你去年11月抵华已经近两个月了,你感受如何?此前来过中国吗?

刘娜:我非常开心来到中国、来到北京,尤其是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前抵达北京。事实上,过去十几年间,我来过中国很多次——主要是广东省,但北京我此前只来过一次。

未来几年内,这座充满历史文化气息的古城将成为我远离家乡的一个新家,对我来说就像一场梦成为了现实。

刘娜:是的,我的祖父母来自广东省中山市,因此我有中国和特多血统,我对此感到很自豪。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特多和中国的人员交流可以追溯到1806年,当时来自中国的劳工抵达被英国占领的特立尼达岛,开启了两国的人员往来。这也使得我们这个加勒比小国,成为美洲最早出现有组织的华人定居点的国家之一。

新京报:能否介绍一下你被任命为特多驻华大使的过程?华裔身份是你被选中担任这一职位的原因之一吗?

刘娜:作为特多华裔,当受邀出任驻华大使时,我感到非常荣幸,也非常愿意继续为推进两国关系而作出努力。

如大家所想象的那样,提名驻华大使的过程非常严格。首先由我们国家的总理(我们的政府首脑)提名推荐,之后提交给接收国考虑。当时,我也有幸参与了一系列的简报会,从而更深入地了解了特多和中国一直以来的交往。

作为一名华裔,出任驻华大使对我个人来说意义重大,但更重要的是,我被赋予了一个伟大的责任——那就是,在这个人口超过14亿的国家,我代表着组成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这个“彩虹之国”(包括拥有非洲、印度、欧洲、中国、中东和拉美等血统的人)的140万人的利益。这是我最重视的事情,同时将尽我所能做好我的工作。

2021年12月22日,刘娜大使向中国外交部礼宾司司长洪磊递交国书副本。/特多驻华使馆供图

刘娜:进一步推进特多和中国的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是我最重要的目标。近些年来,特中全方位合作不断深化。目前,我们正在和中国的伙伴积极合作,通过开发新的工业园区,建设新的机场、道路、港口等重点项目,支持特多的疫后经济复苏。

除此之外,我们正在中国市场为特多的出口商寻找机会。在中国可能并不广为人知的一个事实是,在英语加勒比地区,特多是最大的制造业和工业基地。令人欣慰的是,参加完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后,我们和中方签署了特多世界级的朗姆酒、巧克力、香料、辣椒酱等商品的经销协议。因此,我很期待看到特多商品出现在中国的淘宝、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上。

在人文交流方面,我认为在促进两国人民相互了解方面还可以大有作为。尽管特多和中国的人员往来历史非常悠久,但大多数中国人和特多人对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层次联系并不了解。

举几个例子:特多的国旗和国徽是由华裔艺术家Carlisle Chang设计的;特多1962年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督所罗门·霍乔伊也是华裔,他也是英联邦国家中第一个华裔总督;被誉为“中国舞蹈之母”的戴爱莲,出生在特立尼达岛;民国时期曾出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的陈友仁,也是出生成长于特立尼达;特多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沥青湖,其产出的沥青铺设了世界各地的街道、桥梁和机场跑道,包括中国的长安街、港珠澳大桥等。

我想说的是,特多和中国之间有很多特殊的联系,而两国民众可能并不清楚。在我的任期内,我希望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这些联系,而微博、抖音、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新京报:特多是加勒比地区最早和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两国于2013年建立了全面合作伙伴关系。你如何评价两国近些年的交往?你对中特未来的双边关系有哪些期待?

刘娜:在特多和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47年间,两国始终坚持着一些共同的原则,这让两国关系得到蓬勃发展,双边交往正在不断加强。

特多是一个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IDS),它的特点是人口少、资源有限,经济开放但容易受到国际发展波动和自然灾害的影响。不过,特多处于战略要地,且拥有丰富的能源资源。我们在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150多年的经验,跻身全球最大的氨、甲醇和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之列。我们通过保持开放的市场、和全球伙伴建立密切关系实现了这一点,其中最关键的一个伙伴就是中国。

近些年,我们见证了两国之间的许多高层访问,包括习主席2013年6月对特多进行国事访问——这是他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后访问美洲的第一站,2018年5月我国总理基斯·罗利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在此期间,特多成为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加勒比地区英语国家。

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和中国伙伴密切合作,实现了将特多建设为中国通往南美和中美的门户的愿景,同时推动我国实现了经济多元化这一意义重大的变化。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特多和中国加强了在卫生领域的合作。除了为我们的医护人员、一线防疫人员提供急需的个人防护设备外,中国提供的新冠疫苗支持了特多政府的疫苗接种运动,让特多公众可以顺利接种疫苗。

这些友好的举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相信,我们可以继续依靠我们的好朋友,相互支持着一起向前走。

新京报:如你所说,很多中国人对特多并不了解。你能简单向中国读者介绍一下特多吗?疫情结束之后如果去特多旅游,你有什么建议?

首先,如何从地图上找到我们。特多是一个以英语为官方语言的双岛屿共和国,位于加勒比群岛的南端,距离南美洲海岸大约11公里,距美国仅3个半小时的航程。这个地理位置让我们享有一些世界上最干净的海滩,以及丰富的生物种类。例如,特多的海滩是最主要的棱皮龟筑巢点之一,而棱皮龟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种海龟,也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爬行动物之一。

其次,特多是加勒比阳光下的一个多民族天堂。基于殖民历史,特多拥有独特的人口结构,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特多,支持甘蔗产业的发展,寻求更好的生活。因此,在特多,我们既庆祝印度排灯节,也会有开斋节,以及西方圣诞节、非洲解放日。我们有源自世界各地口味不同的美食,包括中国南方人非常喜爱的叉烧包——我们亲切地称之为“pow”。

最后,特多人民非常享受生活。我们的狂欢节(特多事实上的民族节日)就是特多文化的最佳呈现和独特表达,它凸显了多个不同的种族在这个岛国上的团结与和谐。狂欢节通常在1月或2月,天主教“四旬期”前的周一和周二。这两天,人们会穿上各种服装走上西班牙港的街道,伴随着钢鼓乐队的演奏起舞——钢鼓是特多发明的民族乐器。

新京报: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特多会参加本届冬奥会吗?你对北京冬奥会有何期待?

刘娜:我非常期待即将到来的冬奥会,也很希望能够参加。非常高兴的是,我们国家的雪橇队获得了今年冬奥会的参赛资格,将在北京重返冬奥赛场。这也是自2002年以来,我们国家首次回到冬奥会的赛场上。

我确信,北京冬奥会将继续保持全世界曾见证过的2008年奥运会的高水准。我感觉非常幸运,能在此时来到这座城市。

新京报:中国农历新年即将到来,这对于中国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节日。你想对中国公众说些什么?

刘娜:在中国农历新年即将到来之际,我想祝所有的中国朋友身体健康、幸福安康。

这将是我在中国度过的第一个春节,我希望能够体验所有和春节有关的传统。不过,由于疫情仍然存在,我们必须保持警惕,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保护好我们自己以及我们所爱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